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模式、互联网思维在受到了业界和粉丝的狂热的追捧 迪士尼实现盈利 黄磊为孙莉庆生

魅族证实亏损13个亿,与高通专利纠纷仍厘不清【钛媒体综合】一边是巨额亏损,另一边是在专利费用上与高通几经纠葛,被称为发布会之王的魅族似乎进入了瓶颈期。虽然借助“天猫魅蓝之夜演唱会”,魅族刚刚再次发布了一款售价699元魅蓝5,但是外界将焦点对准了魅族高层解读如何应对财报亏损问题上。亏损高达13亿近日,根据天音控股公布的魅族公司2015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魅族资产总额72亿元,负债近8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23%;营业收入168亿元,亏损10.37亿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魅族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70亿元,亏损3.4亿元。13亿的巨额亏损令外界对于魅族的发展前景议论不休,不论是对发展模式的质疑,还是认为是急剧扩张后的结果,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对此进行了解释。“去年的 10 亿其实不仅仅是经营上的,去年售后吃掉了很大的投入,包括渠道建设,包括研发增长,一些固定性的收入,今年在这方面再下大手笔。今年 3 亿的亏损主要是因为供应链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一家,下半年的状况还不错,全年魅族应该有可能从 10 亿的亏损到真正盈利的大逆转。”除此之外,股权结构显示,此次交易完成后,魅族创始人黄秀章(即黄章)占股51.959%,第二大股东为杭州魅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占股28.828%。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杭州魅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为阿里巴巴。据悉,2015年2月,魅族宣布获阿里巴巴5.9亿美元投资。至此,魅族走上了销量、市场份额双增长的快车道。2015年当年,魅族手机销量便从2014年的不足400万台达到2000万台,大涨350%;市场研究机构赛诺发布的2016年上半年国内智能手机销量报告显示,魅族以1124万台销量排名第7。但好景不长,在IDC公布的第二季度市场数据TOP5里面,并没有发现魅族。魅族已经存在于“其他”的行列;“其他”合计出货量为1.548亿部,下跌10.8%,市场份额从50.7%降至45.1%,这代表着TOP5手机厂商占了超过一半的的市场份额。与高通“纠缠不清”当然,魅族所面临的困境不仅仅只是亏损这一项,魅族与高通因专利问题一直处于“爱恨纠缠”的状态。10月14日,高通在美国、德国和法国针对魅族对其专利的侵权行为采取了行动,包括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诉讼,向德国曼海姆地区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在法国提起针对侵权产品的扣押程序以便为未来可能发起的诉讼获取证据。而自中国发改委就高通在中国市场的专利垄断达成和解而且确立了合理的专利授权费率和办法之后,现在包括华为、OPPO、vivo、联想、小米等许多手机厂商及相关110余家公司已和高通签订了专利授权协议,只有魅族没有和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在今年6月,高通已经在中国对魅族提起了与许可条件和专利侵权相关的数项诉讼。根据高通提供的收费标准,对于为在中国使用而销售的品牌设备的高通3G和4G必要中国专利的许可,将会对3G设备(包括3G 4G多模设备)收取5%的许可费,对包括3模LTE-TDD在内的4G设备如不实施CDMA或WCDMA则收取3.5%的许可费,在上述每种情况中许可费基数为设备净售价的65%。魅族则在公开发表声明称:“魅族愿意为专利付费,但是需要合理费率。”此前魅族在回应媒体时就表示,“高通给你一个黑盒子,要求你一定要接受”,并称与高通的谈判“不是公平、合理、非歧视的”。魅族认为,若高通收费模式作为判例持续参考,中国整个手机行业都会面临危机,每年会有百亿美元计的专利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其次,会有一批民族企业的发展遭到不公平打击。李楠表示,这种是长期的官司,不打上几年是没有结果的。但不少业内人士纷纷指出,现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趋近于饱和,未来的机会可能真的只能寄希望于国际市场,所以由此看来魅族或许会失去很多机会。同样是国产手机,OPPO成功逆袭登顶中国智能机销量榜第一位后,就有一些声音传出,认为互联网发展模式最终不是智能手机的长久之计。过去几年,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模式、互联网思维在受到了业界和粉丝的狂热的追捧,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随着OPPO、VIVO的崛起,似乎把成本花在广告、渠道上的传统模式又被认为是更合理的模式,有人开始欢呼传统逆袭,有人认为雷军所倡导的互联网模式都是错的。在面对互联网手机市场的寒冬,魅族虽身陷巨亏和官司的双重困境,但作为一家手机生产厂商,还是要回到手机赚钱的旧路,整合线上线下渠道。以及,在线上保低价市场的份额,不要过于低价和补贴。(钛媒体)相关的主题文章:

他还在嘱咐我改进唱腔 即墨撤市划区 城管猛踹女子

十三龄童遗体告别仪式 梨园名家又少一人 “追求艺术,初心不改”“忠于事业,以德报怨,诲人不倦”“学戏必先学做人”……在现场,人们深切哀悼和缅怀王振芳先生,几乎每个人都被王振芳的精神感染着。直至前天中午11点,很多人还迟迟不肯散去。梨园名家又少一人前天的告别仪式上,绍兴市文广局局长徐之澜用长达15分钟的时间回顾了王振芳的生平。他说,王老的辞世是绍剧艺术的重大损失,王老精湛的艺术和高尚的艺德、师德永远值得后辈缅怀和学习。“临走之前,他还在嘱咐我改进唱腔。爷爷,你一路走好,我一定好好努力,学好戏,做好人……”王振芳的孙子王苏鹏说。王振芳的去世,让业界痛惜不已,梨园又少了一位名家。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亲朋好友,还有不少名人名家。绍剧著名演员赵秀治、刘建杨、姚百青等先后赶来,文艺界名人胡兆海、汪嘉宝也前来为十三龄童送行。老艺术家李延寿尽管已有81岁高龄,昨天也来到现场表示深切哀思。李老说,他和王振芳是1951年共事的,两人一直属于“黄金搭档”:一个演老生,一个演小生。两人虽才相差3岁,在演艺上王振芳却是他的师兄。16岁他刚进戏剧团还是学员时,王老已经是老生,是戏台中的“当头炮”。戏外,两人互相切磋是良师益友;戏中,两人却经常演父子和师徒,如《穆家寨》里的杨宗保和杨六郎,《后朱砂》的邓青和刘成美,还有《芦花记》《龙虎斗》《群英会》……“即便是退休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合作演出。”李延寿说。“铁杆戏迷”何阿龙专程赶来,向王老深深鞠了几躬。得知王老去世的消息后,他一个晚上没合眼。“王老师的戏我从小听到大,很有感情,也是我这辈子生活中的精神享受。”何阿龙说。精湛的艺术造诣 背后是初心不改“自成流派传乱弹经典恩泽梨园百家,师出名门继绍剧正统共仰南天一柱。”这是昨天告别仪式上痛悼十三龄童时人们对他的评价。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演员施洁净,是继赵秀治、姚百青后的第3朵绍剧“梅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在她的艺术生涯中,王老给了她很大鼓舞。“王老师排戏状态非常好,他对艺术的精益求精,对我们年轻演员帮助很大。”施洁净说。王振芳先生对绍剧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对自己的理想初心不改,戏迷们深有体会。何阿龙说,王老多次和他讲起,要尊敬绍剧,培养年轻观众,需要推陈出新,改变节奏,融会贯通。实际上,除了深厚的艺术造诣,王振芳为绍剧的传承发展呕心沥血,尽心尽力。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负责人朱燕说,《薛刚反唐》等剧本剧目都是王老一手整理、一手执导的,演了10年了,深受观众欢迎。值得一提的还有绍剧“音配像”工程。为抢救濒临失传的流派腔调、剧目故事、表演程式,当时年事已高的王振芳亲临一线,手把手教年轻演员,开创了全国地方剧种“音配像”的先河。“执着于舞台艺术,从未停止艺术追求,让很多老艺人的精华表演得以流传下来。”朱燕说。学戏先做人 拜师先看德王振芳一生痴戏,戏比天大,但对艺术和年轻演员的培养也是精益求精,绝不马虎。告别仪式上,弟子胡建新、章金刚一直在帮忙料理后事。2010年,78岁的十三龄童收他俩为徒,这是开门弟子,也是关门弟子。“我会不遗余力地传播王派,使之发扬光大。”胡建新说。王振芳一向看重德,以德才选徒弟,然后一丝不苟地传道授业。比如唱戏,王振芳始终说“七分念三分唱”,唱有调,念没有调,靠的是韵味。而韵味就是要规范,咬文嚼字,字要准,腔要圆,不能乱拖、刹腔。“一遍不行再一遍,一次次地练习才能纠正。”胡建新说。王苏鹏是王家唯一一位戏曲接班人。“每次回家都会找爷爷讨论,听唱腔,他会说哪里不好、哪里要改。”王苏鹏说。“爷爷每次都讲,台上观人艺,台下知其德。”王苏鹏说,爷爷嘱咐他,学戏先学做人,品德一定要好。王苏鹏是13岁那年进入戏曲学院学戏曲的,他选择的是首批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为了传承王振芳的精神,让戏曲走得更远,他非常刻苦,今年16岁的他多次获得省艺校的一等奖奖学金。为此,很多绍剧迷欣慰地说,王苏鹏学习曲艺,以后王派后继有人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