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那批是流氓 女孩巴拿马遭枪杀 台中餐厅发生爆炸

抢红包助手:正义邪恶 一念之间   2015年春节,抢红包助手(插件、外挂、神器)开始小范围流行,开发者都是小团队或个人。2016年春节,画风突变,几乎所有开发工具类软件的大公司,都把“抢红包”作为最新的软件特性。就连小米、魅族这样的手机厂商,都开始在系统中添加抢红包功能。   然而,他们的性质完全不一样:2015年那批是流氓,2016年这批是绅士。区别就是,流氓会帮你把红包打开,绅士只是把红包摆到你眼前。正可谓正义邪恶,一念之间。   “最近不是说微信封锁了一批嘛,为什么你们还要做?”我问豌豆荚Smart锁屏(之前叫snap效率锁屏)技术负责人范怀宇。   “封的都是模拟点击的外挂,我们只做提醒和页面跳转,最后还要你亲自打开红包。做模拟点击很容易,但那么做就让抢红包这件事变得没意思了,更不要说那是微信官方打击的对象。”范怀宇回复。   “抢红包提醒本质上是基于系统通知的优化,iPhone能做吗?”我再问他。   “Android应用允许获取到系统通知权限,iPhone应用是拿不到的,只能像Pebble一样的认证蓝牙硬件能拿到权限。所以有一个方法是模拟一个硬件出来,但很容易被苹果发现。”范怀宇回复。   “我有很多群都是屏蔽了群消息的,虽然不甘心错过红包,但也不想被垃圾信息影响。能不能屏蔽了群消息,也能收到红包提醒呢?”我描述了自己理想的抢红包功能。   “这个不行。你屏蔽了群消息就没有通知了,我们就无能为力了。但我们稍做了一点优化,就是在锁屏上不显示群消息,只显示红包。当然,在微信和系统通知里边还是能看到未读消息提醒,做不到屏蔽群依然能获得红包提醒的效果。”范怀宇回复。   现在的情况是,我换上了 Android 手机,把大红包常常出没的几个群的群消息屏蔽给取消了。不管在干什么,听到红包提醒的特殊铃声,总能迅速跑到手机前,猛戳屏幕。 (来自雷电OS宣传页面 leidianos)   很遗憾的是,看到某些大厂还是在跟微信玩捉迷藏,相当于在制造变种的垃圾邮件,挑战微信的反垃圾邮件系统。   这些人很不好玩。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