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在嘱咐我改进唱腔 即墨撤市划区 城管猛踹女子

十三龄童遗体告别仪式 梨园名家又少一人 “追求艺术,初心不改”“忠于事业,以德报怨,诲人不倦”“学戏必先学做人”……在现场,人们深切哀悼和缅怀王振芳先生,几乎每个人都被王振芳的精神感染着。直至前天中午11点,很多人还迟迟不肯散去。梨园名家又少一人前天的告别仪式上,绍兴市文广局局长徐之澜用长达15分钟的时间回顾了王振芳的生平。他说,王老的辞世是绍剧艺术的重大损失,王老精湛的艺术和高尚的艺德、师德永远值得后辈缅怀和学习。“临走之前,他还在嘱咐我改进唱腔。爷爷,你一路走好,我一定好好努力,学好戏,做好人……”王振芳的孙子王苏鹏说。王振芳的去世,让业界痛惜不已,梨园又少了一位名家。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亲朋好友,还有不少名人名家。绍剧著名演员赵秀治、刘建杨、姚百青等先后赶来,文艺界名人胡兆海、汪嘉宝也前来为十三龄童送行。老艺术家李延寿尽管已有81岁高龄,昨天也来到现场表示深切哀思。李老说,他和王振芳是1951年共事的,两人一直属于“黄金搭档”:一个演老生,一个演小生。两人虽才相差3岁,在演艺上王振芳却是他的师兄。16岁他刚进戏剧团还是学员时,王老已经是老生,是戏台中的“当头炮”。戏外,两人互相切磋是良师益友;戏中,两人却经常演父子和师徒,如《穆家寨》里的杨宗保和杨六郎,《后朱砂》的邓青和刘成美,还有《芦花记》《龙虎斗》《群英会》……“即便是退休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合作演出。”李延寿说。“铁杆戏迷”何阿龙专程赶来,向王老深深鞠了几躬。得知王老去世的消息后,他一个晚上没合眼。“王老师的戏我从小听到大,很有感情,也是我这辈子生活中的精神享受。”何阿龙说。精湛的艺术造诣 背后是初心不改“自成流派传乱弹经典恩泽梨园百家,师出名门继绍剧正统共仰南天一柱。”这是昨天告别仪式上痛悼十三龄童时人们对他的评价。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演员施洁净,是继赵秀治、姚百青后的第3朵绍剧“梅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在她的艺术生涯中,王老给了她很大鼓舞。“王老师排戏状态非常好,他对艺术的精益求精,对我们年轻演员帮助很大。”施洁净说。王振芳先生对绍剧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对自己的理想初心不改,戏迷们深有体会。何阿龙说,王老多次和他讲起,要尊敬绍剧,培养年轻观众,需要推陈出新,改变节奏,融会贯通。实际上,除了深厚的艺术造诣,王振芳为绍剧的传承发展呕心沥血,尽心尽力。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负责人朱燕说,《薛刚反唐》等剧本剧目都是王老一手整理、一手执导的,演了10年了,深受观众欢迎。值得一提的还有绍剧“音配像”工程。为抢救濒临失传的流派腔调、剧目故事、表演程式,当时年事已高的王振芳亲临一线,手把手教年轻演员,开创了全国地方剧种“音配像”的先河。“执着于舞台艺术,从未停止艺术追求,让很多老艺人的精华表演得以流传下来。”朱燕说。学戏先做人 拜师先看德王振芳一生痴戏,戏比天大,但对艺术和年轻演员的培养也是精益求精,绝不马虎。告别仪式上,弟子胡建新、章金刚一直在帮忙料理后事。2010年,78岁的十三龄童收他俩为徒,这是开门弟子,也是关门弟子。“我会不遗余力地传播王派,使之发扬光大。”胡建新说。王振芳一向看重德,以德才选徒弟,然后一丝不苟地传道授业。比如唱戏,王振芳始终说“七分念三分唱”,唱有调,念没有调,靠的是韵味。而韵味就是要规范,咬文嚼字,字要准,腔要圆,不能乱拖、刹腔。“一遍不行再一遍,一次次地练习才能纠正。”胡建新说。王苏鹏是王家唯一一位戏曲接班人。“每次回家都会找爷爷讨论,听唱腔,他会说哪里不好、哪里要改。”王苏鹏说。“爷爷每次都讲,台上观人艺,台下知其德。”王苏鹏说,爷爷嘱咐他,学戏先学做人,品德一定要好。王苏鹏是13岁那年进入戏曲学院学戏曲的,他选择的是首批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为了传承王振芳的精神,让戏曲走得更远,他非常刻苦,今年16岁的他多次获得省艺校的一等奖奖学金。为此,很多绍剧迷欣慰地说,王苏鹏学习曲艺,以后王派后继有人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