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为再现青山绿水鱼满溪美景 筹钱买鱼苗放生-mp7a1

村民为再现青山绿水鱼满溪美景 筹钱买鱼苗放生“每到涨水时节,鱼儿咬住尾巴,用力蹦出1米多高,逆流而上。”14日下午,夷陵区下堡坪乡赵勉河村,52岁的黄家训蹲在贯穿整个村庄的赵沙河边,查看10多天前投进河里的鱼苗,向记者回忆几十年前在河里看到过的场景。10月30日,由黄家训牵头,村里和他年龄相仿的26户村民自发筹资买了1万多尾鱼苗,投放到了河里。黄家训说,近十年来,流过村子的河里已经看不到鱼了。大伙的想法很简单,希望回到以前青山绿水鱼满溪的时光,让外来的客人们能在河里捞鱼摸虾。这个村民们众筹保护家乡环境的故事,在当地已传为一段佳话。1 流过门前的河里没了鱼赵沙河发源于夷陵区下堡坪乡赵勉河村,途经4个行政村,汇集沿途几条小支流后,从乐天溪镇的沙坪村流入长江。14日上午,52岁的黄家训骑着摩托车,沿河流自上而下,查看10多天前投放进河里的鱼苗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好,一共投放了20个点,没有发现一条死鱼。”黄家训说,自从鱼苗投进河里后,他每天都要查看,心里越来越踏实。黄家训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流过家门前的赵沙河,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每到涨水时节,鱼儿咬住尾巴,用尽全身力气蹦出1米多高,逆流而上。”在黄家训的记忆中,河里的鱼儿生命力极强,卷起裤角过河时,会撞人的腿,拿着撮箕就能捞起鱼来。鱼儿怎么没了呢?黄家训认为,原因很复杂,下游的电站堵住了鱼儿逆流而上的通道,上游原来有一处矿场,排放了不少污水。河床上常出现乱采沙石的现象,鱼儿没有了“窝”。最致命的是,经常有人偷偷炸鱼和毒鱼,一瓶药下去,河里几乎再也见不到鱼了。53岁的余贵德喜欢钓鱼,多年前,半天能在河里钓几斤鱼,现在家里的鱼竿已落满了灰尘。2 村民筹资买鱼苗放河里黄家训种过天麻,做过各种小生意。4年前,他和妻子回到老家,在原栗子坪乡(现已合并至下堡坪乡)集镇上,经营一家肉铺。叶落归根,黄家训的脑海里老是回放年轻时在河里捞鱼的画面。“清江河里的那些鱼,活蹦乱跳的,好羡慕啊。”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余贵德,他到清江旅游时,心里老是犯嘀咕,以前咱家门前的小河,不就是这样吗?两人凑到一起,聊起了鱼的话题。今年1月,黄家训开始在本村的辖区内,从上游到下游,临河的农户几乎走了个遍,说出了想投放鱼苗的想法。“一共问了30多户,与25户产生了共鸣。”让黄家训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和他同年龄段的人,几乎都有让赵沙河重现鱼儿活蹦乱跳景象的想法。大伙当即表态,每户出资200元,购买鱼苗。钱很快就收了上来,黄家训和另外两名村民到当阳和秭归等地考察。10月30日下午,一车适合小溪生长的鱼苗来到了赵勉河村。这1万多尾鱼苗个头从1厘米至10厘米不等,共420斤,鱼苗每斤9元,对方得知黄家训的想法后,主动抹掉了零头,只收了400斤鱼苗的钱。闻讯而来的村民,村镇派来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候在村里。鱼苗进村后,按照之前计划的20个投放点,开始逐个投放。3 他们有个捞鱼摸虾的梦顺着赵沙河往上游走,河面越来越窄,地势越来越高,河里满是大石头。谭富奎住在2组的半山腰上,沿盘山公路下到主干道,就是赵沙河边。10多天前黄家训组织大伙放流鱼苗的事,在村里早已传开。“上次有人毒鱼,我还给黄家训打过电话。”谭富奎告诉记者,今年7月,村里来了4个陌生年轻人,骑着三辆摩托车,站在一处石桥上嘀咕,当时他在半山腰砍柴,突然听见有人喊:“河里有人下毒了,大家赶快去捡鱼啊。”黄家训接到谭富奎的电话赶到时,几个年轻人早没了踪影,这件事让赵沙河再遭重创,谭富奎在河里就捡了两斤鱼。“这是毁灭式的,又要过很久,河里才能有鱼。”说起这些,黄家训咬牙切齿。在黄家训看来,沿河这20多户掏了钱的村民不仅是放鱼苗,还结成了“护鱼同盟”,大家一起监督炸鱼、毒鱼的行为。如今村里来了陌生人,大家会轮流观察,一旦发现异常就报警。黄家训还向大伙承诺,只要发现举报炸鱼、毒鱼,他掏腰包给奖金。“你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回报呢?”当初萌生放流的想法后,黄家训逐级逐部门的咨询政策和技术,曾有人提出这样的质疑。黄家训说,只要没人捞,再过几个月,这些鱼苗就能自己繁殖成长,到时候,多年前青山绿水鱼满溪的景象将再次出现,这就是他想要的回报。26户村民自发筹资放流鱼苗的事,在当地已传为一段佳话。下堡坪乡政府了解情况后,不仅安排渔政方面的专家进行技术指导,还打算购买鱼苗进行投放。在赵勉河村,天麻和茶叶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个放鱼苗的事,让村支书李世海有了想法,他对记者说,现在各地都在打造乡村旅游,村里准备围绕赵沙河做文章,客人可以到村里捞鱼摸虾,感受童趣,寻找乡愁,届时村民就可以将生产的特色产品推出去。扫码“大楚宜昌”,了解本地最新资讯!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