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两孩”落地一年 代表委员热议“二孩的烦恼”-caxa实体设计

省政协委员潘望洁
省政协委员潘望洁
省政协委员郭彬
省政协委员郭彬
省人大代表阚延静
省人大代表阚延静

  “全面两孩”政策落地一年了,令人意外的是,老百姓的生育热情并不如当初预期的高。2月5日江苏省两会拉开大幕,代表委员们热议“二孩的烦恼”。“二孩放开了,不仅是生不生的问题,还要考虑是否有人带,医疗、教育等后续配套能否跟得上?”代表委员建议,政府部门要完善顶层设计,及时配套各项政策和资源,为想生的人解决后顾之忧。

  校长的烦恼

  最怕接到女教师怀孕请假的电话

  身在南京,来自民进界别的省政协委员、无锡市滨湖区教育局副局长潘望洁有些放心不下无锡的工作。“马上要开学了,去年碰到校长们,常听他们说,开学前最担心接到女教师怀孕请假的电话。”潘望洁举例说,去年开学前,就有两个学校的校长给自己打来电话,希望帮忙协调代课老师。

  其实,这并不是滨湖区或者无锡的独特现象。去年开始,在教育界的朋友圈里,流传着一幅题为《校长的烦恼》漫画,上面画了5名大腹便便的女子,都是向校长请假,“有的女教师一怀孕就向校长请假保胎,没有多余的教师资源顶替,校长表示很头疼。”

  为何“全面两孩”放开后,女教师一旦怀孕,校长就紧张得不行?潘望洁说,这与教师资源男女比例失衡有关。她举例,无锡育红小学在校女教师与男教师的比例大概为5:1,这个比例,在全市学校里还算比较好的。

  为何女教师会比男教师多?潘望洁分析,其中有多方面原因。比如从生源上,学师范的就是女生多,男生少;招考教师时,在笔试和面试环节,女生的优势要更大。

  家长的烦恼

  生了二宝,“谁带”成了大问题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不仅是夫妻纠结“生不生”的问题,还有谁来带、怎么带等现实问题。

  “我家老大8年前上的是公办幼儿园的小托班,很方便。去年刚生了二宝,没有了公办幼儿园的小托班,花钱去民办的又太贵了。”不少有了二宝的家庭都有这样的烦恼。

  来自民进界别的省政协委员、三江学院校长助理兼高职院和继教院院长郭彬表示,现在不少家庭生了二孩后发现,“谁带”成了一个大问题。比如,现在很多地方的公办幼儿园停办小托班,而一些早教机构办学质量参差不齐,监管难度极大。

  “其实说白了,还是配套跟不上,幼儿教师师资不足。放开二孩一定要考虑到后续问题,不仅是生,还要有人带,包括医疗、教育、社会保障等。”郭彬建议政府部门要完善顶层设计,及时配套各项政策和资源,让想生的人敢生,解决老百姓的后顾之忧。

  医院的烦恼

  新生儿、孕产妇危重症发生率提升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高龄产妇增多,新生儿缺陷性疾病发生率、孕产妇危重症,以及新生儿危重症的发生率均有提升。对此,省政协委员、江苏省妇幼保健院院长王水建议政府加大投入,进一步提升江苏人口健康素质,以及妇幼危重症的救治能力。王水介绍,目前国内缺陷性新生儿发病率达到4%至5%,且有上升趋势。引起缺陷性新生儿的原因较多,高龄生产是重要原因之一。

  省人大代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教研督查室主任阚延静也表示,至少5年内,医务人员的压力将来自高龄产妇。因为35至45岁间的产妇多了,可能遗传疾病、难产率等也会增加。

  省政协委员、南京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表示,目前儿童医院的接诊压力很大,这个寒假,两个院区的日门诊量最高达到了9800多人,而以往最高的门诊量为七八千人。黄松明建议要不断完善儿科服务诊疗体系,稳定儿科医护队伍,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

相关的主题文章: